5.0

2022-08-30发布:

韩娱之光影交错

精彩内容:

 最滑稽的還不是這,而是這事情暴露的方式。幾方大勢力的共謀,足使天傾
地陷,是何等重要?居然是因爲一個傻逼喝醉了在酒裏大喊大叫而曝光。而且他
還沒動刑呢,才威脅幾句就竹筒倒豆子一樣什幺都說出來了。唐謹言真的很想給
任佑宰發一個中國貼裏的滑稽表情,表示現在無法言表的心情以及對敵人們的同
情。

  他們需要任佑宰以丈夫的身份指證李富真,自然也就讓任佑宰知道了計畫,
不管怎幺說任佑宰還是個叁星機電的副社長呢,誰特幺能知道這貨傻逼到了這個
地步?唐謹言爲對手們默哀了半秒,忽然哈哈大笑起來,笑得極其暢快。

  雖然這回對方勢力龐大無比,幾乎可以讓任何人束手無策,可唐謹言這會兒
心情真的是非常非常好。這幺久以來的風平浪靜導致疑神疑鬼,憋得可不輕,沒
想到一朝意外的搞了個清楚明白,這感覺怎幺說呢……就像是便秘已久,突然拉
了出來似的,說有多爽就有多爽。

  要說麻煩,倒也不見得。如果事先不知道,也許真會很麻煩,可既然知道了,
還會沒辦法可想?他們現在沒發動,自然是打算配合工會同時對鄭夢準做出打擊
的,也就是說還有好幾天的時間去布置,不難,真的不難。

  看看李富真,也是一臉的似笑非笑,顯然也並沒有把這個局面當成什幺麻煩。

  陰謀這種東西,一旦曝光在表面,那立刻就會變得一不值。

  任佑宰斷斷續續地說完,整個人再度萎頓下去,顯然他也明白對付這對姦夫
淫婦的好機會被自己給玩沒了,真是心喪若死。

  唐謹言蹲在他面前,笑道:「任先生,你知道嗎?其實我始終不知道你爲什
幺這幺恨我,要知道在你對我橫眉怒目恨意滿滿之前,我真的和富真怒那真是什
幺事都沒做過。」

  任佑宰怔了怔,沒說什幺。

  「調查你的外宅什幺的,只不過是爲了幫怒那離婚的時候多點籌碼,我本人
對你沒什幺惡意可言。但是現在不一樣了……」唐謹言笑著還想說幾句打擊人心
讓他後悔的話,卻聽身後李富真終于開口說出了今晚的第一句話,打斷了他的裝
逼。

  「在很早很早以前,你就開始跟人接觸了對不對?爲的也不是所謂的綠帽子,
而是圖謀離婚後財産分割,對不對?」

  任佑宰低下頭,不敢看她。

  唐謹言暗自倒吸了口涼氣,他始終以爲任佑宰是因爲懷疑自己戴了綠帽才想
報複,被李富真這幺一說才恍然醒悟,任佑宰的小九九其實從很早就開始了,所
謂的綠帽不過是給他自己找個正大光明的藉口而已,否則世界上哪有什幺人會不
經取證的就非認定了自己有綠帽啊?也難怪李富真一直對離婚舉棋不定,她知道
任佑宰就等著這一刻呢。可笑自己還一直用沒做過來打擊任佑宰的心靈,以爲他
會後悔,殊不知任佑宰心裏可能在冷笑?

  這幺說來,這人倒也不蠢的,反倒很有幾分小精明。說來也是,真是個蠢貨
的話,難道李富真當初眼睛被屎糊了才看上他?

  李富真聲音冷漠無比,帶著切齒的恨意:「爲了財産分割,要把自己妻子送
進情報院,可能讓我萬劫不複。任佑宰,你很好,好得很。」

  唐謹言聽了任佑宰招供的東西只覺得慶倖,卻忘了李富真聽了會是什幺感覺。

  爲了財産,謀劃著把自己打落地獄,而且圖謀在很早很早以前就開始了……

  李富真轉頭看著唐謹言,忽然一笑:「我現在挺慶倖真的強姦了你,不然還不
虧大了?」

  唐謹言看出她心中猶如火山爆發的怒氣,沈默了一陣,忽然道:「既然如此,
還不如徹底點?」

  李富真終于笑出聲來,橫了他一眼,眼裏卻多了從所未見的媚意:「說得對。

  嗯……還是要我先幫它站起來幺?」

  都沒等唐謹言回答,李富真就主動地跪坐在面前,慢慢地含了進去。說實話,
雖然是她主動口兒,卻真的只是含住。李富真擡眼就那幺媚媚的瞧著他,唐謹言
突然頓悟,媽的,這妞不是沒有過吧?睥眸看了一眼仿佛看呆了的「粽子」,是
吧,想想她人前那強勢的性格,卻是實在難以想像能讓她這樣服侍這幺個廢物。

  微微欠身,「就跟吃棒棒糖一樣,含住頭部舔。」

  「唔……」李富真含著唐謹言的肉棒,嘴裏發出不滿的聲音。這死人,什幺
……什幺叫跟吃棒棒糖一樣。不過此時的氣氛卻是莫名。嘴裏塞滿了異物,牙根
直發酸。努力在本來就不夠的空間內攪動了一下舌頭,然後再平複,墊在棍狀物
體之下的小舌頭再向上包裹……

  唐謹言身體一抖,擡頭往後,眼睛緊閉。雖然是久經戰陣,但是這個女人,
無論是人前的品行或是叁星長公主的身份,更不用說是自己還算是她的妹夫…

  …不經緩緩的挺了挺下身……

  聞著滿面的異性氣息,口鼻一下一下的被旺盛的毛髮刺激的發癢,一時間有
些意亂情迷。想起現在的姿勢和正在傻眼看著的沒用丈夫,一軟,本來虛跪的膝
蓋抵觸到了冰涼的地板上。黑色長絲襪包裹著的大腿緊緊的夾起,難耐的扭動著
……

 任佑宰目瞪口呆地看著平時霸氣無比的老婆此刻在做著自己連想都沒想過的

  事情,腦子幾乎都轉不過彎來,懷疑自己是不是穿越進了什幺夢中的世界裏。
李富真……真的是跪姿?真的在口?那個男主角其實是外星人對嗎?

  這回唐謹言沒故意憋著李富真,沒多久就把她拉了起來,稍稍做了些前戲,
讓她扶著椅子撅起來,當著任佑宰的面撩起她的套裙,粗暴地整根盡入。李富真
發出了一聲高亢的呻吟,就在任佑宰的耳邊響起,毫無壓抑。

  「噗……」任佑宰只覺喉頭一甜,一口血湧了出來,差點沒昏過去。

  關係再糟,那名義上還是自己的老婆好不好……當著自己的面跟人這樣,跪
著口,後背狗爬位,還叫得這幺大聲!

  任佑宰這一刻真的覺得,就算弄了再多錢,人生也沒什幺意義了……

  唐謹言幹著李富真,一邊在李富真的耳邊輕聲說道:「努娜,這樣是不是很
刺激?」他一手摸著美婦人的乳房,一手在下麵揉著美婦人的陰蒂。

  而李富真這一刻卻爽得飛起,無論是生理還是心理,覺得人生暢快無過于此。

  唐謹言這一刻同樣爽得飛起,無論是生理還是心理,嗯,原因不提。

  李富真的乳房高挺,唐謹言抓著美婦人的乳房像擠牛奶一樣向外擠壓,滑到
乳房頂端的時候還用手指夾著發硬的乳頭扭動。李富真感覺她的心都要被唐謹言
拉出去了,陰道裏的大肉棒猛烈的抽送,每一下都有要頂進她子宮的感覺。太刺
激了,太爽了。自己竟然一直看著丈夫,看著他呆傻的樣子,真是莫名的暢快
……

  唐謹言本身就不是啥正經貨色,這種夫前禦女的把戲也不知道玩過多少次了。

  只是像這樣人妻身心高度配合,卻還是第一次,心裏的黑暗面慢慢隨著陰莖
抽弄放大……

  「騷努娜,這樣爽不爽,要不要我天天這樣幹你的小騷穴?」

  李富真渾身一抖,差點泄了出來。這混蛋!

  不過在新丈夫的懷裏,身體又被如此的把弄,實在是難以反抗,罷了,隨他
吧,他……喜歡怎幺樣就怎幺樣吧……哪怕是隨了他的心願,以後跟允琳一起
……怎幺會想到這裏?身體又是劇烈的一哆嗦,這下真的是泄出了陰精。

  是的,丈夫。眼前的景象,仿佛是一種邪教的儀式,在前任丈夫的面前放下
所有,用身體毫無保留的表達對新夫的順從……

  「爽……努娜要好妹夫天天幹我的小騷穴。好妹夫……努娜不行了……」

  唐謹言聞言突然抱著李富真的屁股一陣猛攻,美婦人的陰道不住的痙攣,裹
著他的肉棒陣陣吸允。驟然快起來的節奏,刺激的李富真的陰道痙攣收縮的更加
厲害,緊緊的包裹著唐謹言的下物,一股又一股的陰精從子宮湧出,打在唐謹言
敏感的龜頭上,唐謹言的肉棒膨脹到了極至,一泊精液激射而出。

  唐謹言用力抓著美婦人的屁股,粗大的陰莖直插到底,像木樁一樣將李富真
側歪著的失神的臉釘在了地板上……